公司动态

从贵州醇看白酒与外来资本的“

      随着高端白酒行业复苏,代表着高端白酒的酱酒越发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尤其在通往酱酒原产地、赤水河的路上,已经被各路资本围得水泄不通。虽说资本无情,但眼见资本在白酒行业起高楼,一旦资本撒手,白酒企们就仿佛没了灵魂,随波逐流。

      8月6日,江苏南通综艺集团(以下简称“综艺集团”)正式收购贵州醇酒业。早在2018年,维维股份剥离贵州醇板块的消息就一直在业内响起。从收购至今,维维股份与贵州醇没能抵过“七年之痒”,正式分开,由江苏综艺集团接盘贵州醇。据悉,今年7月综艺集团实地考察贵州醇,耗时一个月,综艺集团也顺利入主贵州醇。有分析认为,综艺集团的介入缓解了贵州醇资金短缺的燃眉之急,但后续能否携手贵州醇,跳出当下的困境,却有待观察。

      1、维维股份的离开,综艺集团的入场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维维股份出资3.57亿元收购贵州醇酒业51%股份;2016年,维维股份再度耗资2800万元,收购贵州醇4%股份。截至2016年,维维股份持有贵州醇55%的股权,共耗资3.85亿元。

      可以说,七年时间,亏损超过3亿元,贵州醇不仅没有让维维股份实现盈利,反而成为累赘,这让转卖成为意料之中的结果。2018年,维维股份将其持有的全部贵州醇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即将贵州醇板块从市公司当中剥离。有分析认为,贵州醇与维维股份发展不到一块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维维股份未厘清白酒板块的管理思路,七年时间维维股份并没有形成贵州醇发展的固定模型,如何定位一直摇摆不定。

    贵州醇

      再看此次接手贵州醇的“新东家”——江苏综艺集团,可谓是纵横酒业的老资本了。作为洋河股份十大股东之一,综艺集团也是洋河改制并上市成功的关键之一。外来资本入局,最大的优势便是资金。很明显,贵州醇目前最大的问题便是资金,而综艺集团完全有实力填补贵州醇的资金空白。据了解,综艺集团将为自2012年至今贵州醇酒业的所有负债负责。另外,在后续的运作过程中,贵州醇无疑将得到综艺集团提供的资本支持,对其实现多元化布局、加速拓展新市场有大的帮助。不仅如此,通过此次收购,综艺集团势必会重新调整贵州醇内部管理结构,在原有的白酒市场操作经验基础上,优化贵州醇产品结构及市场战略,这对贵州醇来说,会成为其扭转生死局面的关键时期。

      同时,被纳入综艺集团旗下,贵州醇未来是否会与洋河股份产生联系如今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综艺集团接手贵州醇之后,除了资金方面的注入,在资源端也会对贵州醇进行扶持。因此,贵州醇接下来的发展,我们将拭目以待。在短期内借助综艺集团解决资金问题,但在长期内能否在综艺集团的羽翼下站稳脚跟,有待行业检验。

      2、资本狂欢的背后,不可迷失自己

      抛开维维股份对贵州醇的定位不清晰,将这场长达七年之久的“缘分”引向完结的,还有贵州醇自身的问题。作为酒企本身,有了资本注入,理应拥有更充足的发展资源,但事实是贵州醇一直以来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

      这一点从贵州醇产品价格体系凌乱便可充分体现。首先,贵州醇经典装35%vol贵州醇的经销商开票价从原来的17元/瓶直接暴涨到230元/瓶,市场零售建议价由原来的35元/瓶,调整为280元/瓶;一般来看,白酒涨价都按照“小步慢跑”方式,这样对于消费市场来说,有一定的接受空间。而贵州醇超十倍涨价的方式,导致其在行业内曝光度迅速提升,被行业质疑是“无底线的价格操作”,不仅对贵州醇的市场造成打击,同时将贵州醇定价系统推向混乱不堪的局面。

      另外,在定价系统遭破坏以及管理层多次换帅等多重因素影响下,贵州醇的市场表现不佳。在天猫平台,贵州醇官方旗舰店产品的折扣力度较大,其中贵州醇52%vol金色铁盒500mL 单瓶礼盒装浓香型单价为138元,第二件仅售9.9元。尽管价格优惠,但该产品总销量却仅有3000多件,然而这已属所有产品中销量最佳的表现。不仅如此,在酒类垂直电商中搜索“贵州醇酒”却未搜索出相关产品。

      3、持续的资本“高温”,白酒能否经受考验?

      从娃哈哈、阿里巴巴、腾讯,到京东等外界资本的相继入局,白酒的投资价值被无限放大。曾经宣布斥资150亿元打造领酱国酒的娃哈哈、以及入局贵州醇初时的维维股份,都将白酒行业看得太过简单。成都尚善品牌管理公司董事长铁犁曾经说过,“许多业外资本在进入白酒行业后,好似智慧骤降、武功全废般,过往的成功秘籍统统失灵了,一番拼命砸钱或狂玩概念,带给白酒行业的,除了一幕幕跌宕起伏、悲喜交加的产业大剧外,留下的更多是试错、折腾与教训。”

      尤其在当下酱香热大爆发之际,外来资本对于酱酒投资热更是前仆后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遵义市共有1400多家酒企,规模以上白酒生产企业117家,年产量达26.91万千升。在贵州,大量的中小型酒企就成为外来资本关注的焦点。这也让此轮酱香酒热潮消费属性大大减弱,更具金融和投资属性,不管是上游、中游,还是终端,都显得过于浮躁。

    贵州醇酒生产的取水点
    ▲贵州醇酒生产的取水点

      有业内人士指出,白酒行业有时候呈现出来的是一种不理性的状态,比如飞天茅台价格涨到3000元/瓶。虽然酱酒热潮仍在持续,但是未来白酒企业的成功,不是香型的机会,而是品牌的机会。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外来资本收购白酒企业的目的很简单,长线发展是最理想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酒企在外来资本加持下进行战略落地,资本层面通过整合资源,为白酒企业提供市场、渠道层面的竞争资源,增强核心竞争力,打造品牌形象。

      但不幸的是,外来资本收购酒企还有另一个目的,作为财务投资人,将酒厂进行概念包装后出售。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综艺集团收购贵州醇的目的不在于长线发展。他认为,短期内,综艺集团将会从整个资本角度去运营,但不会将贵州醇做大做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综艺集团只是在贵州醇相对低价时抄底,依托贵州醇特有资源包装、整合后,再进行议价并出售。

      很明显,白酒行业是一块巨大而又美味的蛋糕,这可以让无数外来资本趋之若鹜。当外来资本入驻白酒行业,并上演一系列博弈赛时,酒企自身的立场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但需要明白的是,往往资本过境,片甲不留,要想改变被资本操纵的命运,首先要用自身实力说话。